最佳輔導影片
 

編號

(1) 生命教育影片

(2) 性別教育影片

(3) 特殊教育影片

1

麥兜故事

愛是您愛是我

走出寂靜

2

魔法阿嬤

地下鐵

我愛貝克漢

3

魯冰花

女生向前走

歡樂谷

4

汪洋中的一條船

非關男孩

阿甘正傳

5

有你真好

1974青春日記

家有跳狗

6

黑澤明之夢

好事成雙

濃情巧克力

7

冰風暴

水男孩

心靈捕手

8

親親小媽

新娘百分百

心靈訪客

9

和你在一起

男人百分百

用腳飛翔的女孩

10

美麗天堂

情書

愛是永不止息

11

天堂的孩子

藍宇

真愛奇蹟

12

小孩不笨

真愛伴鵝行

怒海潛將

13

顛峰極限

女孩第一名

我還有一隻腳

14

那山那人那狗

BJ單身日記

人生四季之歌

15

讓愛傳出去

美夢成真

人間有情天

16

高山上的世界盃

求婚腦震盪

老師您好

17

喜馬拉雅

鋼琴師和她的情人

天使的約定

18

魅力四射

瓶中信

爸爸媽媽聽我說

19

老師上課了-

電子情書

俊漢的故事

20

老師上課了-

尋找塔羅牌情人

天使的孩子

 

 

                                                                                             93.10馬賽國小輔導處

 

愛與寬容的人權故事《The Front Runner

作者:李政賢(政大教育哲學博士班研究生)

 

 書  名:The Front Runner;暫譯《風速王子》
  作  者:Patricia Nell Warren
  出版社 :Beverly Hills, CA: Wildcat Press

 

故事大綱
  
本書故事背景設定在 1970 年代的美國,那是同性戀仍屬禁忌的黑暗年代。 39 歲的哈藍曾是前途看好的田徑選手,卻因為同志情愫而身敗名裂;已婚的他失去婚姻,失去孩子,連工作也丟了;只能隱姓埋名,避居到一所名不見經傳的小學院擔任田徑教練。

  同性的情欲與愛戀對他而言,是今生難以承受的宿命、日夜啃噬自尊的病魔及羞於見人的恥辱,更是愧對家人的原罪。對於飄搖無根的人生,他不再抱有任何的奢望,只求平靜終老殘生。直到他遇見了比利。封鎖的心牆石室隱隱裂開,比利就像遙遠的高空閃耀著動人的星光,哈蘭隱形人的孤寒死灰彷彿飄進了一縷暗夜幽香,捉摸不定,卻又清晰可聞。

  20 歲出頭的比利原是明星大學前途無限的田徑新秀,卻因和兩位田徑校隊隊友的同志情事曝光,被校隊總教練踢出校門。故事的序幕就是比利和兩位隊友轉到哈蘭任教的學校開始。

  在書中,作者呈現的是恐同陰影與壓迫之下,禁忌與偏見是如此天經地義,已是中年的哈蘭不敢、不想也不願承認自己帶有絲毫同志的傾向。在大環境充斥揮之不去的恐懼、羞愧、苦悶及各種不公遭遇下,讓他漸漸失去自愛與愛人的勇氣與能力,他找不到可以安身立命的身份認同,人生萎縮成為虛無逃避的苟且偷安。

  但另一方面,在年輕的比利身上,作者讓讀者看見的卻是新世代同志理所當然的自我肯定,即便虎視眈眈的恐同禁忌與偏見仍然無所不在且極為險惡,比利卻絲毫未曾顯露憤世嫉俗的情緒;他從不懷疑自己有愛人與被愛的自由,他充滿希望,勇於挑戰社會的禁忌與偏見,無懼無畏追求自己的真愛與幸福。

  故事就從一中、一少兩人截然不同的生命哲學逐漸開展。經歷百般掙扎與糾葛,哈藍終於跨出恐同的陰影,和比利陷入愛河。然而,愛神的眷顧並沒有讓他們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國王與王子的生活。

  當時,比利即將進軍 1976 年奧運長跑比賽,且負有奪冠使命;在此同時,兩人的戀情也已曝光,兩人必須攜手捍衛他們備受唾棄與仇視的同志師生戀情。他們的自我肯定激怒了田徑界、教育界、甚至整個保守而敵視同志的社會。作者讓讀者看到了美國奧委會、國際奧委會黑幕重重的運作,面對這排山倒海的歧視與壓迫,兩個人的命運也因此寫出了見證同志自愛、尊嚴與勇氣的悲壯故事。

  全書的高潮是在第 18 章。通過田徑場內場外各種勾心鬥角與排擠、兩位主角內心、外在各種暗潮洶湧的心理與體能考驗,以及來自四面八方的威脅與恐嚇,哈蘭和比利終於排除萬難,攜手共赴 1976 年蒙特婁奧運 5000 公尺決賽場。

  比利登場,全場加油聲中,比利和對手互有領先,一路戰況難分難解;就在即將抵達終點前,比利卻突然倒地不起──結果,比賽結束,慘遭恐同人士暗殺身亡的比利,倒臥在跑道上,鮮血汩汩而流,留下悵然無語的哈蘭。

  故事的尾聲,則描寫哈蘭突破心防,成為同志平權鬥士,並且再度重拾跑鞋,繼續參加長青組比賽;因為從比利身上,他看到了生為人應有的尊嚴,他要體驗比利所經歷過的,用血與汗來紀念比利的榮耀。而陪著哈蘭上場的還有五個月大的小娃兒,他是比利的試管嬰兒。

  直到那一刻,哈蘭和比利精神與肉體合而為一,他們是自由、無懼,為了追求理想而毫不退縮的風速王子。

相關介紹與書評
   華倫女士寫下寬容、勇氣與愛情的故事,也是比利用生命的熱火照亮哈蘭的真愛故事。當全世界都否定你的存在,當全世界的公理與正義都棄你而去,唯有堅定相信自己,才能讓美夢成真。不必擔心自己無法追求心中理想,不用憂慮旁人會受不了最真實的你。當自己活出相信值得擁有的生活,分享給自己所珍重的家人、朋友,還有心愛的另一半。其他的好與壞、甜蜜與苦惱,就概括承受了。只要相信就能實現,自己能夠給自己與他們最真實的幸福。華倫女士透過這個感人肺腑的真情故事,告訴我們這個道理,直到現在的社會,依舊適用。

  自從 1974 年出版以來,《 The Front Runner 》不但感動、鼓舞了各世代的同志讀者,也成功打進主流讀者的市場,成為有史以來第一本衝進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的同志小說。至今,全球銷售量估計已超過三千萬冊,並已翻譯成多國語言,包括:日本、德國、法國、瑞典、荷蘭、丹麥、西班牙等。

  30 年來,《 The Front Runner 》改變了無數人的生命,哈蘭和比利的故事讓無數曾經暗自哭泣、鄙視痛恨自己的同志找到了存在的希望、價值與尊嚴。他們可能是赫赫有名的同志人權鬥士、同志社群的中流砥柱、各行各業的傑出同志,或是安居樂業的平凡同志。在《 The Front Runner 》的感召之下,美國各地紛紛成立國際 Front Runners 會社( International Front Runners 網址: www.frontrunners.org ),如今全美各地已超過 1000 個會社。

  如今,不論走到哪兒,只要華倫女士出席書籍推廣的任何會場,各地慕名而來的讀者當中,總會有人激動落淚地說:「我知道,我現在要講的,您一定已經聽過好幾千遍了,」他們哭紅了雙眼,「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你的書改變了我的一生!」而華倫女士總會一臉誠懇的神情:「我還沒有聽過 你的 故事,」,親切地告訴她 / 他們:「可以請你把你的故事說給我聽,好嗎?」

  紐約時報書評盛讚本書是:「有史以來,描寫同志之愛最動人,劃時代的鉅著。」書評還寫道:「一個女人家如何能夠寫出如此優美、動人的故事,又能夠精確地捕捉男同志的生命底蘊與心思,這真是超乎想像的神奇……」也許,華倫女士的觀察與描寫之所以能夠如此優美、精準,而又善體人意地看透男同志的生命底蘊,神乎其技的動人手法,其答案也許就在於對人性故事永遠保持開放與尊重的真誠關懷。

人權教育的觀點
  
這本故事以血淚呈演了人類在追求平等的過程中所必須付出的代價,讓我們看見平日視而不見的恐同歧視與偏見。讀者在感動、同情之餘,也不得不反思社會不公的殘酷迫害,以及坐視無為的麻木不仁。在這同時,當我們和哈蘭和比利同悲同喜之餘,我們也暫時擱開了先入為主的成見,卸下了平日無動於衷的冷漠或鄙視態度,我們隨同故事的劇情發展,亦步亦趨走進了他者的世界,那是斷背山的孤寒世界,我們看見了其中愛、寬容與勇氣的真實臉孔。這也正是我們讀這本書,除了見證同志自愛、尊嚴與勇氣的悲壯故事之外,當然也感受到,作者對於人性故事永遠保持開放與尊重的真誠關懷。

  從 1970 年代的小說回到 2006 年的現實世界,在這個看似多元開放的年代,我們欣見台籍導演李安能以同志電影勇奪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在此同時,平常總是把平權高掛嘴邊的美國黑人名嘴歐普拉,卻可以理直氣壯地呼籲,彰顯黑人權益的《衝擊效應》才是每一個美國人都應該支持的電影。言下之意,真正攸關個人或我族利害關頭之際,只有「同我族類」的黑人權益才算數,而外籍導演、外籍演員的同志影片,就成了可以任意踐踏、犧牲的「非我族類」。

  在這個看似尊重弱勢的年代,出櫃的蔡康永可以稱霸電視圈;但是,陳文茜之流所謂前衛開明的社會名流,在大言不慚地高談所謂的社會偏見與歧視之餘,卻又可以斬釘截鐵地聲稱《斷背山》的兩位主角 Ennis Jack 原本絕對不是同志。如此粗暴而自以為是的心態,將我族中心的獨斷觀點,毫無反思能力地投射到他者備受壓迫而極力遮掩、無助而又無奈的臉孔,完全無視於自己根本欠缺同理心的敏感度,感受不到同志或其他弱勢者畏懼曝光的無名恐懼心理。

  其實,打從影片第一次露臉,艾尼斯和傑克 飄忽不安的眼神與肢體動作, 就已經欲蓋彌彰流露出兩個未出櫃的 同志為了遮掩身分的壓抑與焦慮。而影片當中,欲迎還拒的鏡頭移位,更是委婉呈現出同志之間不敢明示,卻又難以按捺的相互吸引與渴望。 如果,這些自許開放包容,而且由此贏得無數社會掌聲的名嘴或名流,無法拋開自我中心的成見,無法暫緩匆促下判斷的衝動;那麼,即使她 / 他們進入了電影不見天日的隔離世界,也暫時卸下個人利害關係的現實考量;我們還有些 懷疑,有多少非同志的觀眾,即使他們是 所謂前衛開明的社會名流, 能體會那不得不然的假裝面具底下,失去自由、不敢渴望平等權益,也不敢奢求愛與被愛的無盡孤獨與悲涼。

  不論是在《 The Front Runner 》或是在《斷背山》,我們都看見了猶太裔倫理學哲學家里維納斯( Emmanuel Levinas )所謂的「倫理問題的最終極考驗」。我們看不見他者的臉,我們總是 牢牢緊抱著我族中心的獨斷觀點,我們太習慣不加反思,直接就把自以為是的他者形象粗暴地投射到他者的臉上。這樣的一套相當方便的面具,彷彿垃圾處理機或是壓路機一樣,可以讓我們得心應手而且心安理得地把一切煩心的亂象一一擺平。在此同時,也就眼不見為淨地遮去了他 / 她們備受壓迫而極力遮掩、無助而又無奈的臉孔──那是一張我們不想正視,也不敢逼視的他者異類的臉孔。

  正是在這兒,我們也看到了人權教育的另一種意涵:拋除成見,看進他者的臉─哈蘭、比利、艾尼斯、傑克,還有其他無數不見容於世俗成見的被壓迫者的臉孔──人權教育就是和他者臉孔的真情邂逅,拋開我族中心的成見, 跨越自己的界限,走向我不再是我的另一個他者的世界。這也是另一種層次的寬容與平等的極致表現。